2015年12月7日 星期一

金字塔與人權



Egypt tombs suggest free men built pyramids, not slaves

金字塔「不是由奴隸建的」


老趙在吧臺裡面提著大號的水壺,水量均勻的在沖泡著巨型低漏咖啡。店裡悠揚的傳出歌聲~分易分,聚難聚~ 是陳淑樺唱的滾滾紅塵。高溫的水柱帶著香濃的咖啡蒸氣,整個咖啡廳瀰漫著香濃的咖啡香氣,水蒸氣伴隨著旋律飄著~紅塵中的情緣, 只因那生命匆匆不語的膠著...

一個五十來歲的濃眉大叔推開門進來, 就近坐在吧檯邊上就對著老趙說: "你忙完給我來杯拿鐵吧!" 說罷就點起菸來看著窗外。


'老趙你在做什麼' 這麼大壺的咖啡給誰喝,好香',這時候角落走來一個高個子女人。一米七左右的身高搭配中等體態,讓她的身高看起來又更高了一些。


女人對著濃眉大叔說到:"可以請你不要抽菸嗎?這是室內。"

濃眉大叔目光停留在那女子臉上0.5秒,大叔嘴巴張開正要說話,老趙開口了:"小姐,本咖啡廳是允許客人在吧檯抽菸的,您坐的位置是我經過實驗設計過不會被煙味影響到的位置,所以本咖啡廳雖小,但是還是有空調設計,經過氣流控制產生負壓,角落三桌是嚴格禁菸同時也不會受吧台的香菸影響,請留給在吧台的客人抽菸的權利吧。"


濃眉大叔不等高個女人開口,把抽了兩口的香菸捻熄在菸灰缸。高個女對大叔說了聲謝謝,看了老趙一眼,轉頭回到位置上。一切像沒有發生過一樣,音響裡的滾滾紅塵還在唱著他倆的傳說,老趙正在沖的咖啡繼續冒著咖啡的蒸氣。飄著~


老趙說:"沖冰咖啡,一次沖個一大壺,冰著賣三天,賣得不好就倒了,香吧!"

濃眉大叔又問:"很棒的香味,現在不是各地室內營業場所都禁菸嗎?你不怕被告?"

老趙低著頭沖咖啡並撇一下濃眉大叔放在吧台上的菸盒說:" 這是一種消極抗議,若抽菸是一種罪,為何不像新加坡禁口香糖一樣的把香菸給禁賣了? 若抽菸是合法的,為什麼要像過街老鼠一般到處被驅趕,路上抽著煙也要受到白眼,因為不喜歡所以要趕盡殺絕,但是又要允許販賣,因為有利可圖?"


"你抽菸嗎?" 大叔翻轉著菸盒, 菸盒上只印了英語警告標語"吸菸過量有害健康"


老趙說:"不抽,我也不喜歡菸味,只是相較於劣質法律,我比較能接受菸味。你的煙是國外帶回來的吧? 台灣的菸盒上印著讓人觸目驚心的照片,哪裡不好學,去學家長式法條的新加坡與東南亞國家,連中國的菸盒也都比較尊重抽菸者的人權,不會在菸盒上用這種行為來醜化菸盒。核電不環保,為什麼不在電費通知單上印些核汙染照片?
        吸菸不是件好事,但用這種手法就如同霸凌吸菸者,因為吸菸者並未遵從立法者為人民的健康著想的出發點 - 因為不符合大眾的期望所以要去用各種方法杜絕,這是一種獨裁的行為,我不吸菸,我抗議的是這樣的立法邏輯,我抗議人權的剝奪,與家長式的法條。現在很多的科學告訴我們用鹽與糖過量會危害健康,以此邏輯,相關法條將會建立,畢竟開車要繫安全帶都能立法了。
        店門口上的標示你沒注意到,上面標示著-本場所為私人俱樂部,非公眾場所,保留私人場所權力。"


濃眉大叔笑著:"這樣這裡就可以抽菸? 法律上站得住腳嗎? 你不贊成開車要繫安全帶嗎? "


"我也不知道,就看有沒有好心的客人懂法律的教我一下。"老趙正在攪拌著咖啡,一大壺不銹鋼放在冰槽裡急速冷卻著。"我當然贊成開車要繫安全帶,但是立法規定又是另一回事了。我也贊成睡前要刷牙,但不致於睡前不刷牙要罰款吧!
         你知道嗎? 埃及的金字塔不是奴隸所建造的,不是像以前電影演的,管事的人拿著鞭子把人當趕牛一樣的抽。" 大叔眼睛亮了一下。


老趙接著說:"請參照連結。"


大叔問道:"你信嗎?"


老趙說:"我不太相信,但是我願意相信在人權自由的環境,才會有創造力與挑戰極限的可能。我相信歐美之所以還是領導強國是因為尊重人權,我不喜歡菸味,但是我更恨自由被剝奪的感覺。有一本書叫做[獨裁者的進化],提醒我民主是人權的產物,如果人權不被尊重,那民主是假的。所以,因為法律強迫所有室內禁菸,就算我有很好的空調設施,那就是一種不尊重。如果沒有這條法規,本店要全面禁菸。因為香菸是不好的,少了煙味,咖啡香就更香了。"


滾滾紅塵還在紅塵滾滾~~~~










4 則留言:

  1. 学会「尊重」,才有「和谐」可言!

    回覆刪除
    回覆
    1. 和諧多半是假象, 人與人之間本來就會有矛盾與衝突。正視矛盾衝突,以尊重的態度去處理才有真平衡。
      美國的衝突就很多,相較之下亞洲國家多麼的和諧阿。

      刪除
  2. 恩恩 第一個客人是五十來歲的濃眉大叔~胃口很好

    回覆刪除